终是经过了一场风雨的洗礼,肮脏的灵魂,肮脏依旧。把那原本平淡无奇的人性铺平又弄皱,弄皱又铺平。等到已完全适应之后,便捏作一团。扔进角落的垃圾桶,偶尔弹出来,也无人问。

       我觉得我习惯散漫,在周日穿着大口袋马甲,喇叭裤,背着画板,挎着相机。去地铁口,去天桥下,去寻找那些为了理想而孤独的,发烫的灵魂。那吉他声,并没有演唱会上的慷慨激昂,没有让人竖起手指一起“ROCK”的冲动;它有的,只是岁月的沧桑,它有的,只是一个个无人问津的故事。故事讲得,可...

2017-08-21

觊觎

       觊觎,这个词第一次给我留下深深的印象是在高一吧。那时,在QQ的附近里面遇见了一个名叫觊觎的女子,她的个性签名是:“因为乌鸦像写字台!”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便去问了度娘,原来这是《爱丽丝梦游仙境》里面疯帽子向爱丽丝表白的话。这本书我之前上小学的时候读过简易版的其中的大多数内容早已忘却所以,很是惊叹。于是从此铭记于心间。

      从此,便对一些文学知识越发的兴趣浓厚,近日,读了冯唐的《北京,北京》很是讨厌其中的那些特别八的女人,我觉得,有些事,就...

2017-08-12

怼人万千,最终连说话都玩砸。

2017-07-08

妆容是一双深邃的眼,容妆是一抹不可察的甜。

2016-12-21

我该怎么做,赚不到你的爱

2016-09-02

冬的来临,也许是为了展示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小期许。我终于敢大声吐露我对你的爱意,可那银装素裹的的世界,那美丽的蓬松的雪花却将我的心声再次隐藏。我不得不发出一句句的疑问,为什么……

2016-08-29

也许,正是因为没有经历过爱情,才想要触碰。我不明白,也从未明白,所以更想明白——那久久不能入怀的爱情。 如果爱,请…

2016-08-25

© 别诀 | Powered by LOFTER